救世會期刊

2020-08-31
遠離親職黑洞─過猶不及
遠離親職黑洞─過猶不及

    高中剛畢業的芳宜與父親和繼母同住,兩代之間要說相敬如冰,還不如漠然以對來得貼切。為了早點存到在外租屋的錢,芳宜開始到小吃店打工,始料未及的是,錢還沒存夠,芳宜懷孕了。
    為了不讓父親知道,芳宜在考量自己的能力之後,將剛出生的孩子元元交由政府安置,並決定將元元出養。元元白胖可愛,很快就媒合 到收養家庭,但在進行法律程序的時候,芳宜的父親知道了,除了因為覺得丟盡顏面、暴跳如雷之外,還強硬中斷了元元的出養程序, 將元元帶回家。
    孩子回到原生家庭,原本是件好事,如果有可能排除導致孩子出養的因素,社工都樂意順水推舟;但當元元四歲那年,再度被安置並且 尋求出養時,政府不得不重新介入,除了立即安排元元進入寄養家庭,並藉由訪視得知孩子返家後這幾年的生活,再次向社會大眾揭示 親職教育的必要,與濫用親權對孩子造成的危殆。
    當年執意將孩子帶回的外公,因為和再婚的妻子都不耐育兒的麻煩,竟將元元帶到已在外租屋的芳宜住處,留下孩子便調頭離去。需要工作餬口的芳宜請不起保母,只得將孩子獨自留在家中,讓他啃著餅乾,看電視看到她下班。疲憊回家的媽媽餵完晚飯,唯一的念頭就是讓元元趕快睡覺,並用腦子裡剩餘不多的精神,來憎恨把育兒責任推到她身上的父親。
    不像一般的母子,芳宜和兒子之間,沒有對話、沒有遊戲,沒有玩具、也沒有故事書。元元不知道公園是什麼、也沒看過樹和小鳥的樣 子,偶爾會說出從電視上學來的詞彙,但從來不明白其中的意思。某日下午,元元從攀爬的櫃子上跌下來摔傷,雖然不嚴重,但驚天動地的哭聲持續兩個多小時,緊張的鄰居通報里長破門而入,元元的處境才得到政府社工的關切。
    進入寄養家庭的元元看起來很乖,但是“太乖了”,對於寄媽的問話,大多以點頭搖頭來回答,表現出社交應對的退縮。當元元第一天 從幼稚園放學,老師告訴寄媽,元元無法理解“輪流”、“排隊”這種群體概念,因為在他小小的一人世界中,不曾需要和別人互動, 也缺乏這類的行為典範。
    嚴重疏忽、不予教養、任意侵權,都屬於親權行使不適當,若情節嚴重,法院可為子女之利益,宣告停止其親權之全部或一部份。元元 的外公是否干涉芳宜出養孩子的權利?芳宜是否置元元於疏忽照顧的成長風險?這些爭議尚存的同時,子女遭受不當管教,例如羞辱謾 罵、動輒毆打的新聞,也時時提醒著社會大眾,濫用親權的各種過猶不及,並不鮮見。
    法律對親權的處分,彌補的意義大於預防;而建構更安全的成長環境,身為家庭核心的父母,除了學習如何尊重不同年齡孩子的權利, 也應時時檢驗自己是否在快轉的社會漩流中,偏移了家長的位置。對外築堤─保護、對內築橋─溝通,新時代的父母,除了自我提升親職 效能,著眼於子女的反饋,來校正自己保護者及養育者的角色,也能達到高程度的補強。

下載期刊閱讀全文

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

Download: 2020.09-期刊.pdf




回上頁   |   下一則